pinkx02

Instagram🔎pinkee.02

【丹昏】失眠

#新手上路
#小學生文筆
#寫的不好請見諒
#與Instagram同步更新🔎luvmyboy_tw

朴志訓又失眠了。

今天是第幾天了?他數不出來。
已經失眠太多太多天了。
自從那人離開了之後,朴志訓幾乎沒有一天是安穩的睡覺的。

姜丹尼爾,為什麼一句話都沒說就離開?為什麼不聽聽我的解釋?

一如往常的,朴志訓走在明洞的街道上。
今天是聖誕節,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,歡樂的氣氛卻渲染不了朴志訓。
走在人群中,顯得格格不入。

「寶貝,聖誕節快樂,我愛你」朴志訓看著街道上一對恩愛的情侶,不禁想起去年的聖誕節,姜丹尼爾也曾和他說過這句話。

明明說好要忘掉他啊。

「🎵」放在口袋裡的電話響了。

「喂~志訓啊!我們在Wanna酒吧,來不來?大家都在哦」電話那頭是死黨朴佑鎮的聲音。
「等等,馬上到」與其在這裡獨自鬱悶,不如去喝點酒解悶。

但朴志訓不知道,酒吧裡來了個他怎麼也料想不到的人。

「欸~志訓哥這裡!」裴珍映興奮的揮了揮手。
朴志訓點了一杯瑪格莉特,其實黃旼泫對於他點瑪格莉特有些疑惑。瑪格莉特這種酒的酒精濃度大概只有15%~20%對一般會喝酒的人來說,應該是不會醉的,但對朴志訓來說就不一定了。而且這酒的意義是悲劇性的愛情故事 ,顯露出女性的無助與嬌媚,似乎還有…在等愛的象徵?朴志訓他不是女的啊!他也沒有無助和嬌媚啊!在等待愛情...可他不是說要放下他了嗎?悲劇性的愛情故事,嗯...算是吧!
在黃旼泫糾結的同時,朴志訓已坐在裴珍映旁邊,拿著瑪格莉特一口灌了下去。
「喂朴志訓!你不太能喝酒的啊!」尹智聖斥罵了一聲,引來了眾人的視線。
「哥,你不開心嗎?」賴冠霖坐到朴志訓身旁,溫柔的問。
這個弟弟一直對他很好,不只眾人,朴志訓也知道他喜歡自己,奈何自己就是無法從和姜丹尼爾的情感中走出,他一直放不下他。
「冠霖啊,哥沒事」像個好哥哥一樣摸了摸弟弟的頭,便繼續拿著桌上的酒喝下。
「喂?哥你到了嗎?我們在807包廂,快來哦!」李大輝笑的跟孩子似的,沒有知道他口中的哥是誰。
「大輝,是誰還沒來...?」朴志訓話還未說完門就被打開了。

是他,姜丹尼爾。
他回來了。

朴志訓現在覺得極度諷刺,自己每天怎麼找也找不到他,不管打電話、傳訊息,從來無法聯絡上他,但現在,李大輝一通電話就讓他出現了。

姜丹尼爾,你就這麼討厭我?

同樣的,姜丹尼爾也注意到了坐在角落的朴志訓,他還是一樣,喜歡穿著色彩鮮艷的帽T,然後把帽T的帽子帶上,人還是一樣小隻,和之前比起來,似乎更瘦了一點。

「丹尼爾哥,好久不見」最先迎上去的是賴冠霖。
「你也是」
「哥~你最近沒回釜山,舞蹈學院的老師們都很想你」朴佑鎮笑著說道。
「最近比較忙,過一陣子不忙了,再回去看看」姜丹尼爾笑著說。
因為姜丹尼爾很久沒和他們聚在一起了,所以氣氛又熱烈了起來。
「哥,我去下廁所」朴志訓和河辰雲說了一聲,便搖搖晃晃的走出去。
看著朴志訓走出去的姜丹尼爾,心裡不禁暗罵了一下他,明明知道自己不會喝酒,又愛逞強。

過了10分鐘,朴志訓還是沒有回來。
「哥,我去找志訓」姜丹尼爾對身旁的黃旼泫說,還沒等到黃旼泫的回應便走了出門。
「他們和好了?」黃旼泫看向眾人,但大家都是一副不知道的表情。
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,大家卻很有默契的不去提起。
「哥...只讓他們兩個去真的好嗎?他們會不會打起來啊?」李大輝擔心的問。
「他們的事遲早要解決的,不用擔心他們,來,我們繼續」邕聖佑拿過一旁的調酒,一口喝了下去。

姜丹尼爾來到洗手間的時候,朴志訓面帶潮紅,正拿著水往臉上潑。
朴志訓注意到了他,但卻沒有說什麼。
他覺得,他們現在就是兩條平行線,沒有任何交集,而他也不想要有任何交集,但他臉上的表情出賣了他。
「不好意思,借過」朴志訓不冷不熱的說。
「可我不想」姜丹尼爾還是那樣,對待每個人都是笑臉,看上去非常有親和力。
「我說,借過」朴志訓有些惱怒,這人幹嘛,半年前一聲不響就離開,現在卻擋在他面前死也不讓開。
「小訓,你喝醉了」姜丹尼爾擔心說道。
「我怎樣,和你無關」
「對不起」果然還是姜丹尼爾先低頭,朴志訓有點訝異。
「半年前,是我誤會了你,在那件事發生了幾天後,冠霖有來找我,他和我說,是你被別人下了藥,但你們真的什麼事也沒有做,還拿了監視器錄影帶給我,我很愧疚,可是我不知道以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你,只能默默的關心你...」
「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?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」朴志訓低下頭不去看他,他怕下一秒他的眼淚就會潰堤。

拜託,不要在說了。

「原諒我,小訓,拜託,我知道你沒有我,都會失眠」姜丹尼爾把他擁入懷中。
「誰說的,我哪有」朴志訓掙脫了姜丹尼爾的懷抱,倔強的說。

「別裝了,我都知道,嗯?」姜丹尼爾去拉了朴志訓的手,像哄孩子那樣。
「姜丹尼爾,你這個壞人,嗚嗚....」他再也堅持不住了,他太想念姜丹尼爾的懷抱,太想念他身上的味道,太想念他對他的好。
「對,我是壞人,那這樣小訓可以原諒我嗎?」像從前那樣,朴志訓生氣或哭了的時候,他總是會這樣抱著他哄他。
「嗯。」朴志訓把臉埋在姜丹尼爾的肩膀悶悶的說。
「我們回家好不好?」
「好...」
想是回到了從前,把朴志訓寵的無法無天的姜丹尼爾,回到了他身邊。

這一夜,朴志訓沒有失眠,因為他的最離不開的人,回來了。

-END-

评论

热度(39)